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公司集体旅游与女同事的一次性爱经历

公司集体旅游与女同事的一次性爱经历




初识小夏还是四年前,那时她念大三,不知道是托了谁的关系来我单位实习。她刚来,公司的女同事就告诉我新来个女大学生,还说长得很不错,作为一名单身青年,我自然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与想象,但从表面上故作矜持。
当天,我便到她所在的办公室溜达,一进屋,同屋的张科长主动的给我们介绍。
“小李来了啊,这是我科室新来的实习生小夏。小夏,这位你叫李哥。”张科长一脸堆笑。
我顺着张叔的目光望去,一个文静的小姑娘坐在那里,长长的秀发,雪白的肌肤,略微圆的脸,嘴边镶嵌着一颗迷人的美人痣。我暗想,张大叔你一把年纪居然还有这等艳福,佩服佩服。
“李哥好。”小夏站起身来,微笑着对我说,她的笑容很是迷人,看惯了单位那些老女人的脸,猛然再见小女生,我感觉如同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。
我连忙应声道,“小夏好,在哪儿念书呢?”
接下来的一番寒暄我不想一一记录,反正小夏给我的感觉很好,个子比我矮了半头,身材微胖,胸脯圆圆的、挺挺的,是我喜欢的类型,声音也很动听,在于她的聊天中明显能觉察到她高人一等的情商。
以后的日子里,或多或少的都有接触,小夏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文尔雅,在单位的交际中张弛有度,这不仅让人刮目相看。第二年她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书,也顺利的成为了我公司的正式员工。
两年前,小夏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,是他大学时的男友,我收到请帖的时候不断的唉声叹气,与这么好的姑娘失之交臂了。婚礼那天,我见到她男友,男友其貌不扬,与小夏很不协调,但毕竟他们两情相悦,除了祝福我还能做些什么呢?小夏穿着白色的低胸婚纱,那深深的乳沟令我着迷,她那天耀眼夺目,当晚我自淫之时满脑子都是赤身裸体的小夏,我幻想着与她在新婚之夜翻云覆雨,幻想着她淫荡的表情,幻想着我将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阴道,幻想着那精液从小夏的阴道里股股的流出。
今年夏天,单位由于上季度效益不错,决定组织大家旅游几天,同事们都踊跃的报名,目的地我不便写在这里。小夏作为年轻人,听说旅游的消息,第一个就问我去不去,我当然不会错过与她共处的机会。
出发的日子,同事们坐上飞机,我幸运的坐在了靠在窗户的位置,小夏与我隔着张科长坐在过道的位置。飞行途中,张科长肚子不舒服起身去卫生间,我看了看无聊的小夏。
“要不要坐在我这里看风景?”我问道。
“好啊好啊!”小夏兴奋得像个孩子似的,随即我俩调换了位置。待张科长回来见我俩换了座位,没说什么,倒是成全了我。
“小李,我肚子不舒服,我坐过道的位置吧,万一突发情况我好起身去卫生间。”张科长这番话说完,我顿时觉得他应该改名叫张大善人了。我起身坐在小夏旁边,小夏这时完全沉浸在窗外的景色中,她见到好的景物就拉着我的胳膊,“李哥,你看下面,好像是个镇子,李哥你看那边的山都连在一起了。”她每次拉我,我都附身趴着窗户向外望去,时而鹏在她的前胸,时而我的下体碰到她的胳膊,而这一切她仿佛都不曾察觉一般。
飞机到达目的地后,大家走出机场,坐上大巴,前往居住的酒店。路上无话,倒是到了酒店后,工作人员给大家分好了房间,我与另一个男同事一间屋子,因为人数的问题,小夏被分到了公司之外的旅行团的房间。小夏可怜巴巴的和我们挥手道别,意思是说:我脱离了大部队,你们不要忘了我呀。
进屋之后,第一件事儿莫过是放下行李,连酒店的WiFi,刚上微信就收到小夏的一条信息留言:李哥快来503,我这出大事儿了。听罢,我连忙夺门而出,503应该是在我楼上。
到了503,小夏哭丧着脸,原来她屋里有一只黑色的大虫趴在墙上,女孩子对虫子当然是怕得不得了,何况还是个个头蛮大的。
“李哥,快帮忙把虫子弄走!”小夏见我来了,赶忙躲在我身后,双手扶着我的肩膀,娇滴滴的说。我感觉后背一热,欣喜若狂,但此时不容多想,随即便来了个英雄救美,用拖鞋把虫子打死了。
“哎呀,我晚上都不敢睡了,万一再有虫子可怎么办呢?”小夏带着哭腔说。
见她这样,我连忙说:“没事了,虫子已经归西,你把门窗关好,不会再有事儿了。”
“但愿如此,谢谢李哥了,对了,我这儿还有带的香蕉,再不吃就坏了。”小夏从旅行袋里拿出剩下的两根香蕉,我俩一人一根吃起来,我偷瞄了她吃香蕉的模样,淫虫上脑,顿时再次幻想她含着我鸡巴的情景。
这时身后响起敲门声,原来同屋不同团的另一个女游客到了,她见屋内一男一女很是诧异,一番解释后恍然大悟,之后我出了小夏的房间。
回到房间,收拾了一下行李,准备明天出游的衣服,又与同屋的同事到外面闲逛吃晚饭,回到旅馆差不多是凌晨十二点多了,洗了澡躺在床上准备养精蓄税迎接白天的旅行,手机震了一下,又是小夏发来的微信:李哥,速来!本来只剩一条内裤了,穿衣服也来不及,我把酒店准备的浴袍套上后就直奔小夏的房间,我猜想八成又是虫子再现。
小夏开了门,见我穿的如此洒脱,脸上微微一红,接着便说:“李哥,同屋那个大姐家有急事儿,刚刚赶去机场了,我刚才想洗澡,可浴室有只虫子。”
推开浴室的门,果然在水槽附近趴着一只和上次模样差不多的虫子,结果可想而知——再次从虫子手中解救了我心爱的小夏。
“烦死了,我今天晚上不敢睡了,大不了我一晚不睡。”小夏略带哭腔说。
我连忙安慰她,“没事了,虫子已经死了,你赶紧洗洗睡吧,明天还要长途跋涉呢。”
小夏没说什么,我转身打算离开。
“李哥,我怕,你今晚留下陪我吧。”小夏突然冒出一句令我热血沸腾的话。
“我?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“对啊。”小夏认真的说。接着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儿降临了——小夏径自脱掉了白色的体恤衫,露出了黑色蕾丝的胸罩,雪白的胸脯中间是那挤得深深的乳沟。
“李哥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乱?”小夏羞红了脸,低着头,双手捂着胸脯说。
“没有,其实我对你一直都有一种奇妙的好感。”事已至此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,我将从开始到现在对她的感觉简单的说了一番。
此时的小夏僵硬着,头却微微抬起,她闭着眼,我知道她想我去吻她。我一步步走到她面前,放下了她护住胸脯的手,转而将她揽入怀中,嘴唇交织结合在一起,我感觉到了小夏嘴里的味道,我感到了小夏伸过来的舌头,只几秒后,没有为什么,我们便开始热吻,不,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狂吻在一起,我用手使劲的抓着小夏的奶子,我能闻到小夏的体味——香香的略带一丝汗臭。
“小夏,其实四年前我就好喜欢你。”我想每个女孩子都喜欢听这种话。
小夏没有回答,而是把手顺势伸进我的浴袍,在我的裤裆里抓住我的鸡巴,她麻利的用手撸来撸去,
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觉着不可思议,致使我感到血流加速,血压上升,那种舒服无法言喻。
我在小夏身后摸索着胸罩的锁扣,麻利的解开她的内衣,那对浑圆的奶子瞬间抖了出来,足足有36D,乳房稍有下垂,乳头早已坚挺无比,乳晕略大,颜色略深,我看着那对乳房心想:定是被他老公无数次的侵犯,今天轮到我了。我用嘴叼住了小夏的乳头,熟练的将乳头用牙齿与嘴唇之间摩擦着,小夏身体颤抖,发出轻轻的呻吟。
“李哥,你好坏,你都没刮胡子,好痒好痒。”小夏红着脸娇滴滴的说。确实,男人累的时候胡子比平时长的快很多。
“喜欢我亲亲吗?”我没有接着胡子的问题说下去,而是继续吸吮着小夏的乳房。
“喜欢,太喜欢了!”小夏回答。估计她也和我一样,脑海中一片空白,在我强烈的攻势下,她瘫坐在床上。我顺水推舟,快速的解开她牛仔裤上的纽扣,麻利的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,一对雪白的大腿一览无余,小夏浑身上下只剩那最后的一条浅肉色的内裤。
还没等小夏反应过来,我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,那神秘的地方早已汪洋一片,浸透了内裤,透过湿哒哒的内裤露出若隐若现的阴毛。我好似饥饿无比的恶狼,来不及脱掉她内裤便将脸整个埋进她的两腿中间,我用舌头卖力的舔着小夏私处时,闻到了小夏下体她独有的气味,尝到了小夏略带腥臊的淫水,小夏双手抱着我的头,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呻吟着。
“李哥,你好坏啊,人家还没洗澡呢,不要舔,不要,不要!”小夏做着最后的“抵抗”。
可当我将小夏内裤脱掉,用舌尖把玩小夏阴毛中那豆子大小的阴蒂后,小夏彻底的疯狂了,她用力的提着臀,将自己最隐私的地方用力的顶着我的嘴。小夏的阴毛稀疏,弯弯的打折卷,阴唇略厚,像海鲜市场兜售的大蚶子吐出的鲜肉,阴唇周围的颜色较深,待我用手指扒开后,里面却是粉嫩粉嫩的。我用舌头上上下下舔着小夏的阴唇,右手的中指看准时机插入了小夏的蜜穴里,顿时感觉到小夏的体温,很热很热。
“好舒服,好舒服,我好痒,李哥,我好痒!”小夏疯狂的呻吟着,她身体猛烈的颤抖着想要摆脱却又舍不得我的舌头。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的一股劲儿,竟然将我推坐在地上,她迅速的从床上坐起跪在地上抓住我的鸡巴吞进嘴里,鸡巴在小夏的嘴里前后左右的翻滚,我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,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不禁呻吟了起来。
“小夏,你好棒啊,你喜欢吃哥的鸡巴啊?”我断断续续的说。
“喜欢,我喜欢李哥的大鸡巴,和我老公的不一样,李哥的粗。”小夏边吃边说。
听了小夏这一番话,我感觉鸡巴又涨了些许似的,我虽然没能娶小夏为妻,但能与小夏交欢,也不枉那单相思一场。我坐起身,小夏疑惑的看着我。
“李哥,不要我亲它吗?”小夏问。
我站起身,扶起还跪在地上的小夏,再度将她引导到床上,她似乎知道接下来要进行什么,不过却调皮的趴在床边,将屁股对着我,原来小夏要我从后面插进去呀,这小丫头年纪不大,男女的事情懂得还真不少。我一手扶着她的屁股,一手扶着鸡巴,用龟头在她阴户外面蹭了又蹭,我打算吊小夏的胃口,然后出其不意!小夏被我这么一弄,浑圆的屁股左右摇摆。
“李哥,痒痒,好痒啊,快点插进来。”小夏娇滴滴的说着。
我看着小夏微张的阴唇与深色的菊花中间夹着那神秘的洞穴,在小夏娇滴滴的呻吟中,猛的将鸡巴深深的插入。这一下着实让小夏喊出声来,她一改往日那个学生气的小女孩形象,在我鸡巴的抽送中彻头彻尾的变成一如饥似渴的荡妇,或许是第一次与婚外的男人交欢,小夏的肉洞里波澜壮阔,淫水横流致使我略感洞穴的紧缩力度不够,几次抽送后我拔出了鸡巴,小夏也感到快感与想象中的差那么一点。
“我的水太多了吧。”小夏问。
“是啊,没关系,我擦擦鸡巴。”我说完便用纸巾擦了擦鸡巴上残留的小夏的淫水。少了润滑剂,我再度插入小夏的蜜穴,这下果然奏效了(事后我想了想,还是日本AV不真实,为了时间,开篇大量的吻戏抚摸和器具,而正常的交欢未必非要那样)。我感到了小夏阴道壁的褶皱摩擦着我的龟头,我感觉到小夏热乎乎的体温,听到小夏淫荡的叫春声,这一切的一切都从四面八方冲击着我,那快感是从未体验过的。
“哥哥,用力,用力!”小夏主动要求。
我赶紧卖力的插,每次插到最深处,睾丸都会拍打在小夏的阴蒂附近,或许这是小夏要求用力的主要原因,啪啪啪啪啪啪,随着鸡巴的抽动,小夏的乳房也画着圈的摇摆!渐渐的,我与小夏的兴奋点即将爆棚。
“小夏,我要射了,射在你屁股上好吗?”我明显感觉到鸡巴附近有一种能量急需释放。
“不,就射在里面,我要哥的,给我!”此刻的小夏已经极度兴奋了,她喘着粗气,身体在颤抖着,而我当时确实失去了最后一点理智,将所有的能量都喷射进小夏的体内,啪~啪~啪~,随着最后几下有力而缓慢的抽动,积攒已久的精液全部射入小夏的蜜穴里。待我拔出鸡巴,蜜穴洞口微张,一股精液按照地心引力的原理缓缓流淌出来,经过小夏的阴毛滴在床单上,小夏则蜷缩着躺在床上,我想用手去抚摸她,她竟甩开了我的手。
“小夏,怎么了?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半晌,小夏转过身,我看到她满是汗水且涨得通红的脸颊,她微微的笑着,羞涩的说:“哥,我刚才在高潮。”
本来射完精液的鸡巴渐渐变软,见小夏如此这般,也不知哪儿来的力量,鸡巴再次勃起……
那一晚,我们一共做了三次,后两次我稍微理性了一些,尽管小夏说她在安全期,我没有再射进小夏的蜜穴里。最终我俩大汗淋漓的走进洗手间来了一次鸳鸯浴,现在想起,也如同梦幻一般。隔天早上,小夏的房间又搬来一个姐姐,我俩的性爱就这样轰轰烈烈的结束了。
回到家,我迫不及待的写下这篇日记,记录我与小夏的一次性爱经历,这或许是一个开端,或许是最后一次,总之那晚小夏的一言一行我仍然历历在目,成为我永恒而美好回忆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女神之露出